這陣子聽慣了「加油」二字的我
甚至開始嚴禁大家不要再說了!
因為真的沒啥可加油的
目前的我就像待宰的羔羊∼任人宰割

但是頭一次說到我考到想哭
有人回我
「這有什麼好哭的呀?有幾千人跟你一樣耶!
台灣不就被你們的淚水淹沒了?已經水災了!」

害我不禁對著電腦螢幕噗吃笑出來
這個世界上,居然有這種特別的安慰法
或許我真的該為72水災的災民著想
不該再讓心頭下大雨了

這樣特別的安慰方式,我收下了......
至少比「加油」來的創意許多
大姊很激賞這樣的獨特性∼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蘇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