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過之後,我們還留得住什麼

記得鄭穎老師說過:「台北是一個多變城市。」

我們都是活在其中的歷史見證者

明星咖啡館

曾經我們無緣參與他過去的繁華

只能細數他曾經的煙花身影

也只是坐在電視機前哀痛大火的無情

如今,又在電視前見到他的重生

走過之後,我們還留得住什麼

除了文字之外

我還留住了當時年少輕狂的記憶。

+++++++++++++++++++++++++大二咖啡館報告+++++++++++++++

       當我們翻閱白先勇、林懷民......等人的作品,我們總會不禁意的發現到一個咖啡館的影子,而這個咖啡館的名字,就叫「明星」。

 

        當說到明星咖啡館,我們第一個直覺反映便是文人咖啡館,那是多少部文學創作的產生地啊!但很可惜的是,早在十年前,明星咖啡店便收起來不做了,獨留有樓下的明星西點麵包店仍在營業中,於是,一個歷史又在無聲無息之中消失了,無緣能窺見他的風貌,只能在文人們的文字中大約窺伺想像當時的情景。在我們數度造訪明星麵包店時,雖都與老闆失之交臂,但仍找到一位任職已有三十年之久的老員工,為我們描述當時的情景:

 

        明星是民國三十八年開幕的,老闆是一位白俄人,這是相當特別的地方,而他之所以開店,也多多少少牽涉到大時代歷史的變遷。白俄羅斯人在俄國是屬於傾向民主的一方,因此在當時共產統治下,他們白俄人隨著國軍播遷來台,一群白俄人便千里迢迢的在異鄉住下來了,然而離家數千里之遠,多多少少心中都會有一股鄉愁難解,要排解思鄉病,做好的方法便是吃家鄉菜!於是他們便聚在一起做蛋糕、做麵包,以安慰自己心中對家鄉的想念。在這做著做著……便有人提議了,既然台北的麵包店這麼少,那倒不如就來開個店吧!所以明星便是在白俄人的鄉愁下這樣誕生了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開始明星麵包店便附有咖啡店,早年明星店面很大,由七號再買下五號,二三樓都是咖啡座,裡頭裝潢都是木頭打造的,木頭地板,木頭窗子……一切顯的古色古香,這位資深員工更是以得意的口氣說到因為這裡裝潢很棒,所以有很多部電影都來這裡取景,「母親三十歲」這電影便是其中之一。又因為明星地緣接近重慶南路的書店街,也接近台北車站,逛書店的文友想找地方歇歇腿,台北文友跟北上的南部文友約會,明星是一個很方便的地點。而他位於武昌街,位置僻靜,又在二樓,有著浪漫隱密的氣氛,所以許多文人都帶著筆與稿紙,來明星喝一杯咖啡,尋找靈感寫文章;年輕的學子們也因這裡的氣氛幽靜來此唸書;而附近的銀行也有很多人選在這裡洽公談生意;另外特別的是許多知名的政治人物也曾是這裡的座上賓,像孫運璿、劉兆全。於是,那位職員很自豪的說:「這些都是從我們明星大學出來的!」

 

        當然,提到明星咖啡,就別忘了在他們門前的那個柱子,因為詩人周夢蝶先生就曾在那擺個書攤呢!那位職員回憶道:「曾經就有許多大學生,就會來找周夢蝶聊天,聊著聊著,便一塊上樓喝咖啡。」因為大家都知道周夢蝶在樓下擺書攤,所以就有這樣一個習慣:在樓下周夢蝶書攤順手買一本書,然後上明星咖啡館坐下來看書品嚐咖啡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在這採訪之中,我們都很想知道為什麼這樣有文藝氣息的店要收起來不做,但很遺憾的,從這位老員工的表情得知,這裡頭似乎有一段他們不想提起的辛酸血淚。只是說,因為古蹟維修不易這原因。然而我們私底下在想,會不會是因為資金的問題呢?但真實情形是怎樣?我們仍不很清楚。

 

        現在這家明星西點麵包店仍有其獨特所在,看掛滿牆上的獎狀,有從日本來的殊榮,更有許多泛黃的老照片,見證著他們的歷史。其中一張九層蛋糕的照片吸引了我們的目光,老員工以一副不得了的口氣告訴我們這個蛋糕的背景,它不是普通的生日蛋糕—它是蔣中正生平最後一個生日蛋糕!當然,蔣中正的死跟這蛋糕完全沒關係。只是,那是一種蛋糕店的榮耀,崇高至上的榮耀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在採訪過後,走出了武昌街,遠遠望見那「明星」招牌掩蓋在重重的建築之後,就如同它咖啡館的命運般,被掩沒在歷史洪流裡、人們的記憶中。而至少還有我們,追尋過他以往璀璨的風華。

 

PS.     與明星同年代的「四姊妹」和「野人」也消逝在台北的地圖之中。曾

    經,在林懷民惟一長篇小說中出現的「野人」咖啡館,它店內的作風就如

    同它的店名般—狂放不羈。也因為這樣,它是被查獲有毒品交易以及性別

    錯亂妨礙風化的罪名勒命停業。而「四姊妹」咖啡館我們在稀少的文書資

    料中,依稀窺得其大概的風貌:它所在位置大概在西門町,它是上流社會

    的縮影,衣香鬢影,但對於它結束營業的緣故,已經無所查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舒珊 採訪報導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蘇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